thebay  

 

2014已經過了將近三個月了, 而去年下半年的我一直都不是很快樂。人生的確有太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有時運氣好有時運氣差, 有時後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運氣, 總是讓人有點害怕。美國的就業市場並不像我原本以為的慢慢爬上軌道, 反而我和身邊幾個人都有受到波擊。在我最低潮的九月, 幾乎快要覺得自己要瘋掉了, 原本以為能夠輕輕鬆鬆的找到下一份正職, 這場仗卻比想像中的困難許多。還記得九月初的那幾天, 頭疼欲裂, 就像是有一團線不停地在腦袋裡打結再打結, 彷彿又有一塊陰影就緊緊黏在我的身上, 想要振作起來, 想要提起精神, 都顯得非常困難。以為自己的貼心卻變得不想回答家人的問題, 多給自己添麻煩, 一邊哭一邊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裡做錯, 好幾個工作機會都已經到了final round, 最後都是沒下文。修改履歷, 修改作品集, 努力networking, 投出去的履歷不是石沈大海就是系統的罐頭回絕信。一邊收拒絕信已經收到痲痹的狀態, 像是剛畢業的那個夏天一樣, 只是... 多這兩年的工作經驗好像沒有幫我加到多少分數, 怎麼感覺我又回到原點, 甚至還比一些社會新鮮人還不如。

說不怨嘆自己是不可能的, 連帶著怨嘆著自己念的學校科系, 怎麼就是這麼倒霉, 比我早一屆跟晚一屆畢業的學生工作都很好找, 只有我們這一屆當了白老鼠, 最後好像什麼都不怎麼行。偷偷跑去看藝術大學的學生畢業展, 逞強的覺得自己不會比藝術大學的學生差, 卻也無法不承認普通大學的學生畢業出來的確沒有藝術大學學生作品吃香, 畢竟人家是付了更多的學費, 花了更多的時間, 有那樣的學校替你列出必修課程, 幫助你發展出一系列又完整的作品集。看看自己的作品集, 嗯, 真的遜掉了。大四才開始學設計的我, 是比別人晚很多, 學校的資源的確也不豐富, 課程也不紮實, 努力找實習也是經過一番風雨, 校內的實習全部槓龜,... 轉念一想, 畢業後有撈到一個agency實習機會, 其實自己還是挺有潛力的。但是就是不甘心, 努力白費的感覺很差, 可是不能不去重視有沒有努力到對的點上。

幸運的是, 年底的時候做了一份短期的工作, 在一間大型的房地產公司當了以為會很枯燥乏味的設計師, 卻又讓我驚奇的學到很多東西的大公司。沒在大公司上班過, 還真的不會知道原來大公司裡的工作系統是怎麼一回事。很幸運地遇到一個很好的主管, 從她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最後一天要離開前, 其實多有不捨, 卻又等不及逃離來回通車三個小時的日子。

 

photo (1)   

 

雖然只是暫時的工作, 但是我還是有努力把工作區域保持整齊乾淨(我是暫用請假的設計師的工作位置), 跟同事保持良好愉快的關係, 所以最後離開的時候同事都很不捨, 大家都希望我留下來, 雖說不知道這是不是客套的話, 不過很高興我的努力認真同事都有看在眼裡, 這樣就很好了。

後來決定回台灣過年, 順便看看台灣的機會, 倒是有那樣的感覺, 很想就在台灣留下來了... 很幸運的有一些公司聯絡, 最後也有拿到offer而且上班了一陣子, 只不過在工作的同時又發現自己很想回學校充電。多方考量最後決定辭掉工作, 打算還是回美國上班跟唸書, 雖然時間很短暫, 卻是加強我想回學校唸書的決心。念研究所一直都是我人生的必做事之一, 之前的我沒有準備好, 現在紮紮實實的覺得自己該是時候回學校了。雖然家人希望我在台灣多留一年, 但我想要明年入學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外加回台灣沒有一天睡得好, 真的很想念我的床... 聽起來的確很小孩子氣, 對我來說也是不爭的事實, 什麼時候竟然有戀床跟戀枕頭的習慣了。

 

Screen Shot 2014-03-14 at 9.43.51 PM  

 

我這個人是很懶惰的, 尤其不喜歡流汗跟出力的運動。從小, 我們家人就知道我非常討厭爬山, 小時候親戚都很愛爬山, 我總是那個體力不支又氣喘吁吁的人, 從來就沒有自願要爬山, 連國一跟家人去了優勝美地, 還是我爸陪我一起爬, 努力調呼吸後, 雖然是成功爬完(沒有攻頂), 但我還是很心不甘情不願, 一點也沒有開心的感覺。長大後也是一樣, 不懂為什麼有人愛爬山, 偏偏美國人真的很愛挑戰自己, 沒事不是爬山就是跑馬拉松... 完全就不是我喜歡的事情, 但是五月的那個打擊竟然讓我自願去爬山了。沒有別的, 就只是想挑戰自己, 看看自己受到打擊後是不是也那麼不屈不撓。我問丹尼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Mission Peak爬山, 他一口答應(目前好像還沒有我提出他不答應的事情), 於是我們兩個就一起去了, 有小攻頂。這次腦袋裡就有不放棄的精神, 不像以前一直想著"啊...什麼時候結束啊"而是想著"努力爬上去吧!加油!", 然後就這樣爬到了。那天雲很多所以什麼風景都看不到, 我們兩個人流著汗, 坐在一塊石頭上面吃香蕉, 心情真的有平靜感覺。而接下來我又去嘗試了Zip Lining還有室內攀岩, 沒為什麼, 只是想要試試看, 想要用其他的事物來加強自己的意志力, 不想要被打倒。在台灣的時候, 也跟當時的同事去爬茶壺山, 雖然不是自願的, 不過也努力爬完了。

人生, 不是本來就會有起起伏伏的嗎? 想通了這點, 似乎就不會一直鑽牛角尖或是往死胡同裡轉了。2014的我, 似乎有那麼不一樣了。看著自己2006年剛來美國的那股傻勁, 就是那樣的態度帶我達到我的目標: 在美國念大學, 念完大學找到工作,... 而這些都不是18歲的我可以預料到的, 我還以為我會放棄, 因為我是一個對自己那麼沒自信的人, 可是我卻都熬過來了, 這就代表我還是可以的, 只要拿出爬山的意志力, 我不相信我做不到。申請研究所跟找工作對我來說都一樣難, 而申請研究所又要經歷一連串的準備動作, 從前的我會替自己找藉口, 但是現在我的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新方向, 那何不奮力一搏? 如今的我, 回到美國後還在調時差, 已經改過履歷表也重新修訂作品集。去年, 有幸有朋友的朋友給我一針見血的建議, 雖然很難過可是不被鞭一下是不會改進, 改過後的確看起來更好了。投了履歷, 又被拒絕已經是家常便飯, 也不能失去對自己的信心, 整理好羽毛, 再度展翅飛翔吧 c32adfeeb65b292ec32e964c0b20a5ec  

 

Screen Shot 2014-03-14 at 9.36.27 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 飛飛 的頭像
Leslie 飛飛

♥ 飛,一種接近光的感覺 ♥

Leslie 飛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