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ake

 (簡單好做的香蕉蛋煎餅,我沒有很喜歡。拍攝使用iPhone 5s)

 

一個人的週末。早上起來做了最近很受歡迎的香蕉蛋煎餅,我很貪心的做了很多個小煎餅。大家都說好吃,但我吃起來怎麼像是香蕉蛋糕。看來,香蕉蛋煎餅不符合我的口味,我果然還是需要另外一種澱粉的存在。整理房間、洗衣服、吸地、倒垃圾,一邊聽音樂哼著歌,一邊清理廚房,這樣的感覺其實挺不錯的。晚上和朋友在家裡煮部隊鍋及喝清酒(剛好就是喝清酒的心情,碰巧不是想喝燒酒的心情),我們開著Modern Family放映,聊著天卻一下又被電視分心(笑)。簡單的美味在家裡就可以達成,第一世界的人們對於一切有種理所當然態度。

上一次一個人這樣度過週末不知道是多久了。我還記得那是兩年半前,剛從舊金山搬到南灣的我,想要一切重來,認真地呼吸有真正陽光灑落的空氣,過著夏天真的是夏天的生活。上班,下班;買菜,運動;不習慣一個人,卻又很習慣一個人。還記得那年夏天,我告訴自己要開心,要再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應該是有成功吧?想起鐘子偉的文章〈記得你22歲的眼神〉,已經不記得內容,反覆想著標題,卻也知道我再也無法擁有22歲的眼神。

所以說,開著玩笑說「人老心不老」,縱使我們都知道現在的我們看起來不像是自己的歲數,有些人還比真實年齡看起來要輕多了,還是羨慕著假如可以少幾歲的自己。縱使有吹彈可破的嫩膚,比擬初生之犢的外表,眼神終究逃不過時間的磨練,一望即使渾黑無暇,卻再也不清澈透明。我們都心知肚明,那是找不回的眼神。

有時候,想要的只是一點點的同理心,無奈卻很難得到,或是說很難讓人引起共鳴。小時候還會據理力爭,現在想了想覺得沒那個力氣,算了,是吧。人的情感,本來就是一個很奧妙的東西,時間過久了,就不會強求了。其實本來就知道,共同情感需要時間培養,只是當有一道無形的牆產生,久而久之便再也無心去攀過。沒有什麼,只是累了而已。那麼何必呢?沒有人喜歡熱臉貼冷屁股,多不舒服。

簡單的概念:尊重,卻也很難達成。所以漸漸地習慣冷眼旁觀,接受了原本無法接受的事實。心念一動,其實,日子本來就是要過,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人與人之間就像是水的表面,風一吹就弄皺整池春水;過些時間看起來表面無痕,但也明白擺在眼前的事實就和從前不同了。那又何妨?接受了,就過去了。就算不過去,遲早時間會讓它過去的,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 飛飛 的頭像
Leslie 飛飛

♥ 飛,一種接近光的感覺 ♥

Leslie 飛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