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856.JPG

每年的六月二十日,是我跟美國的紀念日。

我永遠忘不了當年的這一天,一個人拖著中型行李箱到舊金山機場,走過一股奇怪霉味的走道,所以只要每次一到機場聞到這個味道,我就有「啊,到美國了」這種感覺。當時沒有智慧型手機,我手上捏著爸爸從電腦上印下來的資料,上面有舊金山機場地圖跟寫著要去哪裡跟接駁車的司機碰面。等了一下卻沒看到任何人,從口袋裡摸出在出發媽媽給我一些美國的硬幣,找了一個投幣式的電話開始播打接駁車的電話。電話在嘟嘟響的時候,我的心跳都快跳出來了,接通後和司機講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我走錯地方,匆匆忙忙趕去對的地點跟司機碰面,坐上這輛小van後又有其他人一起上車。我坐得直挺挺的,殊不知這趟一個半小時的路程會改變我的一生。

每年的六月二十日,是夏天的第一天。

在台灣的時候,我就是一個熱愛夏天的傢伙。當時流汗淋漓,我還是很愛夏天;現在長期住在乾爽的氣候,我可不敢大聲嚷說我多愛夏天,因為我知道我根本無法承受台灣的夏天了,我怕講出來被大家白眼哈哈。我總是偷偷抱怨舊金山沒有夏天,因為在屬於夏天的七八月,舊金山通常都冷得要死(暑假來舊金山遊玩的人不要被夏天月份騙了,來舊金山多帶一件外套是不可少的)。舊金山公認的夏天只存在於九月中到十月中,短短的兩三個禮拜是舊金山一年最熱的時刻,當地人戲稱為「印地安夏日(Indian Summer)」。然而,往南邊開(也就是往矽谷的方向)就會感受到貨真價實的夏日氣溫,現在在南灣跟內陸(Bay Area Inland,泛指東灣往東北的方向,屬於內陸)熱到一個爆表,很常超過華氏一百度(大約攝氏三十七度),美國很多人不小心熱死,原因是喝不夠多水。

最近兩週很常起床後就暈眩,我歸咎於前一天水喝不夠多。一早起床後就瘋狂喝水,有時間就喝水;但是不喝冰水,只喝室溫的水或是溫水,我的個人習慣是喝溫水,不喜歡加冰塊,我覺得對身體比較好。通常等到「渴了,想喝水」的念頭出現在腦裡,那時代表身體已經極度缺水。平常有一個好方法可以辨別是不是身體缺水,就是看嘴唇是不是很乾;如果很乾就代表該喝水了,像我現在一邊打文章一邊摸一下我的嘴唇,超級無敵乾,趕快喝了幾口水。喝水好處多多,不但皮膚比較好,也可以減低口臭;口臭超可怕的,通常是長期不喝水從胃裡傳來的味道(噁),我只要一接近有口臭的人就瞬間腦袋缺氧,有看過日本漱口水廣告的人應該知道口臭是一個會把身邊的人攻擊力降低到零的武器。

在炎熱的夏天也嚴禁在流汗或大熱天後突然沖冷水或有冰塊的水,或突然進入到超強冷氣房。人的血管在極熱轉換到極冷的時候,收縮不會比想像中的快,這時候就容易造成心肌梗塞,發作到死亡的時間只在短短幾個小時內。每年都發生好多起猝死的新聞,希望今年不要再發生了,也要提醒身旁的親友小心一點。

本來想寫一點美國的心得/懷舊文,結果竟然扯了這麼遠...。

總之,來美國超過十年,我正式脫離了FOB(Fresh Off Boat)的行列,感覺如果英文不好的話就很糗了啊啊啊。今後何去何從,到底我會在灣區待到什麼時候呢?真是個好問題。啊,首圖是上次天氣好的時候,在舊金山的Dolores Park拍的! 放眼望去可以看到舊金山市區~ 假日很多人,車位很難找,但是只要太陽一出來,全舊金山的人都會跑到這邊來野餐跟曬太陽(明明就一點也不熱啊哈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飛,一種接近光的感覺 ♥

Leslie 飛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